2014.10.16 | Edit |
貝果貝果,長得像甜甜圈一樣。由於貝果是先煮過再烤,使得它外表很有咬勁,中間非常實在。在美國長期生活過的人,一年總是會有幾次,早上起床想早餐的時候突然很懷念塗了滿滿奶油乳酪creamcheese的烤貝果的味道。

貝果在美國與加拿大非常普遍,但它其實來源於16,17世紀左右的波蘭Poland。紐約猶太人多,因此貝果的店也特別多,才會導致人們覺得貝果就是紐約出名。

20141016_blackseed_02.jpg
慕上網查了一下紐約有什麼知名的貝果店,發現NY Times報紙上推薦的第一名貝果店離慕家不遠,於是擇日下班回家時路過。不過慕先說清楚,這家店的三明治很好吃,但是畢竟是平民食物,如果不是住在紐約的本地人,而是跨過太平洋來遊玩的旅客,慕不會建議他特別跑過來吃,旅遊的時間太過珍貴。

Black Seed 的所有貝果都是手工製作,每天從店裡木材加熱的烤箱新鮮出爐,使得它與外頭一般的貝果相較起來更有風味。

20141016_blackseed_11.jpg
慕這一天點的是6號的蛋沙拉貝果三明治Egg Salad Bagel,$6美元,客人可以自己選擇貝果口味,有原味Plain,白芝麻Sesame,罌粟籽Poppy Seed,以及綜合Everything。慕在聽了店員的建議之後點了最受歡迎的綜合貝果搭配,貝果上面的小東西其實是炸大蒜碎,白芝麻,跟罌粟籽。

平常我們在超市裡面買的綜合貝果,上面灑的大蒜碎已經不知道放了多久,早就失去當初該有的風味。
[繼續閱讀...]
2014.10.14 | Edit |
好久沒來寫記事了,除了之前說要暫停的記事以外,我起碼有兩年沒寫了。這陣子我理清腦袋,重拾目標,決定明年二月回台灣長住的事情。

我一直都確定自己要走糕點這一行,也一直確定自己想開店,但是當認真想到如何開店,資金從哪來,我就開始卻步了。在美國加州開一家店少說也要有起碼六萬美金(台幣約兩百萬),以我現在的薪水不知道要存幾年才有這麼多錢,跟親人借錢能借的有限,銀行貸款也不可能借我這麼多(雖說決定回台灣之後才正視到Kickstarter的可能性)。我在紐約的這段時間過得很不愉快,剛好聽父親說他打算明年七月退休回台灣,算了一下我也快十年沒跟父親住一起,更是定下回台灣陪父親的決心。

台灣因為地理關係網購美食非常流行,在家裡做蛋糕網路上販賣並不是夢想,所以我決定從小做起,一步一步來。請多多指教。



來到紐約九個多月,在我對紐約的幻想徹底粉碎之後,我慢慢地發掘紐約的一些優點。老實說,紐約是"Either you love it or you hate it"的地方。紐約物價太高,人雜,地方髒,沒秩序,對剛從東京搬過來的我來說是個很讓人受不了的地方。但人多的地方的好處就是美食多,不可否認紐約除了星巴克這種大型連鎖店以外,每一家小家咖啡店的咖啡都很好喝。

我很慶幸我家附近就有一家非常出名的甜甜圈店,Doughnut Plant。

Doughnut Plant
Doughtnut Plant在紐約有兩家店面,但其實除了這兩個地點以外,不少咖啡店也有賣他們的甜甜圈,查詢官網可以看到哪裡有賣。

Doughnut Plant 2
他們的甜甜圈比起Dunkin Donuts貴不少,一個約$3.25美元上下。像照片中這樣慕吃兩個甜甜圈跟一杯熱拿鐵,加起來美金$10.75,加完小費要$12。
[繼續閱讀...]